首頁 新聞中心 鎮江新聞 鎮江新聞 - 區域

句容邊城,去年農田今年成了水塘

復墾宕口挖了農田“營養土”

2019-11-21 00:04

qr

qt

金山網訊 “流轉給大隊的時候還是農田,現在有的農田上面堆了碎石垃圾土,有的土已經被挖走成水塘了。”“這樣的田以后怎么種莊稼?”……這幾天,句容市邊城鎮高侖上溝村五組的幾戶村民郁悶不已。

20日,記者實地走訪。胡憲琴、季海堯、孔志強等村民,在風中等候已久。這個村子多戶人家已經拆遷,顯得很冷清。

流轉出去的農田

有的變成水塘

有的覆蓋砂石土

“這一塊就是我家的,你看還能種莊稼嗎?”胡憲琴指著一塊堆滿碎石雜物的田說,2018年4月份她將3畝田流轉給了高侖村統一轉包,每畝600元。

胡憲琴在鎮江市區上班。她說,房子已經拆遷,平時不回老家,今年回來一看,約1.5畝已經成了水塘,還有的田里面全是碎砂石土。

她告訴記者,家中農田被挖成水塘或者被砂石土覆蓋的,還有多戶村民。上半年開始,他們開始找高侖村村委會、邊城鎮政府及撥打12345政府熱線反映,要求恢復原狀,但至今無果。

說話間,村民劉志華拿了鐵鍬過來,一鍬挖下去,挖出來的幾乎都是碎石子。胡憲琴說,砂石土是村后采石宕口那邊的,村里田里的好土,也都填進這里了。

村民高雙琴家是村里為數不多沒有拆遷的,她親眼看見開挖水塘。高雙琴說,去年7月份他們進場施工的時候她在家,她還對他們說不要挖自家的田。今年回來一看,她家也被挖了約3分田。

“我女兒嫁到外地,老公去年也走了,我回來后田也沒了。”56歲的季海堯說。她是今年農歷七月回村時發現自家的兩塊農田被砂石土覆蓋、挖成水塘的。“我們的田是流轉的,不是賣的,十年后還給我們這樣的田,讓我們怎么種糧食?”

記者跟隨季海堯來到她家的田看到,水塘約1畝不到,旁邊的田也是雜草叢生。季海堯家有近4畝田,近3畝遭到了破壞。

現場的村民給記者大概算了一下:韓成才家8分地,韓營生4分地(沒有流轉),季海堯約3畝,胡憲琴3畝多,還有幾戶零零散散的,加起來共十多畝農田。這些田,有的被挖走“營養土”成了水塘,有的堆了砂石土。

復墾宕口需要土

因此對承包田“清淤擴容”

20日中午時分,記者在高侖村村委會,見到了高書記等村干部。高書記告訴記者,采石宕口復墾加上村莊整治由句容市邊城鎮政府實施,技術指導為邊城鎮國土所。復墾宕口加上村莊整治總面積在130畝左右。“當時,可能是施工單位缺土,就找到村委會,將原來農村承包田清淤擴容。”高書記說,復墾可能需要土,村里需要水塘,加上這些農田已經流轉,于是就擴大原有三塊水塘取土。

高書記說,擴大水塘取土,占用了包括胡憲琴等4戶人家在內的5.2畝一般農田。根據規定礦山復墾渣土不能外運要就地掩埋,于是就覆蓋到了部分農戶的宅基地上。當記者問這些宅基地有多少畝時,高書記表示“不清楚”。

村民們告訴記者,除了宅基地,他們農田里的大片亂石渣,就是傾倒的宕口渣土。胡憲琴則表示,自家田邊原來沒有這么大一方水塘,只有一個小水坑,平時用來澆菜。

渣土覆蓋農田

涉嫌破壞耕地

高書記告訴記者,那些被宕口渣土覆蓋的土地上面原本覆蓋了80厘米高的良土,今年雨水大,土被雨水沖刷掉了,石塊才裸露出來,建筑垃圾也出來了。“流轉合同到期后,如村民要耕種,將恢復原狀”,他又說,“他們還有可能耕種嗎?都已經到集鎮上去了。”

采訪中,高書記還特別強調,高侖村的所有農田,都屬于一般農田,不屬于基本農田。一般農田可以進行農業設施改造。對此,記者聯系了鎮江市自然資源局耕地保護監督處邢處長。邢處長表示,永久農田是不允許(農業設施改造)的,一般農田沒有明確的規定。宕口渣土覆蓋了農田,不管是基本農田還是一般農田,都涉嫌破壞耕地,但這需要相關部門鑒定,然后再作出查處。

這些土地是否還能還原?農田里的砂石土如何處置?記者將繼續跟蹤報道。 (朱美娜)攝影  朱美娜

責任編輯:鄧宇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篮球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