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芙蓉樓 首頁

從水漫金山說開去

2019-11-07 11:02

文/張大華

水漫金山寺的故事,還大量使用了發源于鎮江的故事傳說和人名地名。

在鎮江民間,有關許仙、白素貞的故事傳說有多種版本。比較典型的說法是,明清時期,鎮江有個小伙子許仙,在五條街磨盤巷太和藥店當學徒,因做事不合東家的意愿,經常遭到打罵虐待。有一天許仙氣急了,投奔了杭州姑媽家,姑媽決定支持他開一家藥店。在杭州閑來無事的許仙獨游西湖,巧遇來杭州游玩白素貞。白素貞是鎮江白守備的獨生女兒,白守備生病期間,白素貞同侍女小青經常到太和藥店買藥,因而認識了許仙。巧的是,這一天忽然下雨,許仙到姑媽家拿了一把傘借給白素貞。后來在白素貞還傘時,又恰巧許仙一人在家,兩人詳談起來,白素貞決定支持許仙創業,并定下終身大事。這時白守備已死,白素貞掌握了全部家產。得到姑媽和白素貞支持的許仙回到鎮江,在太和藥店附近開了一家叫保和堂的藥店,生意興隆。不久太和藥店就開不下去了,走投無路的太和藥店老板到金山寺找法海,請他幫忙設法讓許仙出家。由于白守備生前曾托法海照顧白素貞,法海就把許仙請到金山寺進行勸說。許仙拒絕了法海的勸說,和白素貞結為夫妻。這一故事傳說,成為后來《白蛇傳》的主要故事情節,被賦予了反對封建壓迫、追求婚姻幸福的主題,實現了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藝術再創作。

《白蛇傳》話本還大量使用了鎮江的地名、店名、人名,如金山寺、法海洞、白龍洞、五條街、磨盤巷、針子橋、保和堂、法海、許仙、白素貞、小青等等,增強了故事傳說的可信度和藝術感染力。這些地名、店名、人名,除針子橋已從鎮江地名中消失、不為今人所知外,其他均一直沿用至今。金山寺是中國佛教名山,作為禪宗古剎,它以參禪悟道和風光綺麗而聞名天下。現在的法海洞,又名裴公洞,在金山西北角頭陀巖下,傳說法海死后弟子們即塑像供奉,并延續至今。鎮江歷史上確有法海其人,他姓張,是丹陽人,少年時在鶴林寺出家,是一代高僧,在《宋高僧傳》中有記載。宋徽宗時丞相張商英有一首詩寫的就是當時他所看到的頭陀崖:“半間石室安禪地,蓋代功名不易磨。白蟒化龍歸海去,巖上留下老頭陀。”范仲淹在任鎮江知府時也寫過一首《頭陀巖詩》:“空半簇樓臺,紅塵安在哉?山分江色破,潮帶海聲來。煙景諸鄰斷,天光四望開。疑師得仙去,白日上蓬萊。”這兩詩說明,把頭陀崖的裴公洞改為法海洞,是在《白蛇傳》故事聞名天下之后,宋代以前沒有法海洞這一說法。白龍洞,原名龍洞、蟒洞,又名龍門,在金山西北角山下,是金山寺開山祖師靈坦參禪祛蟒的地方。在《白蛇傳》故事中,金山寺的小和尚私放許仙后,許仙就是通過這個洞到了杭州與白素貞斷橋相會的。五條街是古城鎮江的中軸線,明清以來是鎮江極為繁榮的一條商業街,至今仍是鎮江的商業中心。磨盤巷是南門大街中段一條東西向的巷子,它西至松花巷、東到南門大街,巷子中段的梅花嶺是鎮江城內的“五嶺”之一。針子橋是古代鎮江老百姓對嘉泰橋的習慣叫法,始建于宋代,《至順鎮江志》對此有記載。

這些地名、店名、人名和記錄在鎮江地方史料的素材,最早都是由曾在丹徒縣做了多年縣學訓導的馮夢龍寫進故事中去的。馮夢龍是蘇州人,我國明代文學家、思想家、戲曲家。他出生在書香世家,年輕時就已才華橫溢,但他的科舉道路十分坎坷,直到崇禎三年他五十七歲時,才補為貢生,次年破例授予丹徒縣儒學訓導。按照明代體制,縣儒學是縣級教育的最高機關,設教諭一人,訓導二人,訓導協助教諭工作,共同負責教育生員。馮夢龍在鎮江生活了五年,直到崇禎七年升任福建壽寧知縣。馮夢龍雖是微末小官,但在當時已是一個名人,因此,光緒《丹徒縣志》卷21《官師表》記載:“馮夢龍,吳縣人,天啟中,升壽寧知縣。”馮夢龍生活在鎮江的五年中,正是編寫、修訂、刊刻“三言”的時期,是他一生創作的高峰期,他把鎮江的風土民情、經濟文化、語言習俗、故事傳說,生動傳神地寫進了他的這些故事中,最著名的不僅有水漫金山寺故事的成熟版本《白娘子永鎮雷峰塔》,還有“三言”中的名篇《杜十娘怒沉百寶箱》。馮夢龍留給鎮江的不僅有當今中國四大民間故事傳說之一的“水漫金山寺”,還有豐富的地方歷史文化。

責任編輯:阿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篮球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