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芙蓉樓 首頁

錢镠與羅隱:從同鄉到知友

2019-06-17 09:24

f9c12cef-110e-400e-b8ad-c386bca83adc

 

9e2b7e0e-881e-4fe1-bd30-e8d395e93bec

 

文/錢仿柯

 

錢镠與羅隱的君臣相交,可稱我們鎮江這座名城史上的一段佳話。

晚唐五代詩人羅隱原名羅橫,才華橫溢,詩文俱佳,有評詩者稱晚唐的詩中羅隱最為清麗。他筆鋒犀利,魯迅評其文章“幾乎全部是抗爭和憤激之談”(《小品文的危機》)。“羅隱在科場恃才傲物,尤為公卿所忌,故舉不第”(《五代史補》)。因十考進士不中,改名為隱。曾投奔淮南節度使高駢,高駢嫌他相貌丑陋,招待賓客不讓其露面,羅隱漸生去意。當時杭州刺史錢镠勢力漸盛,羅隱與錢镠是同鄉,有投奔心意,便獻上自己的詩集。卷末的《夏口詩》中有“一個禰衡容不得,思量黃祖漫英雄。”試探錢镠對自己這樣一個時勢難容的偏激書生的看法。錢镠復書“仲宣遠托劉荊州,都緣亂世;夫子辟為魯司寇,只為故鄉”。羅隱見其將自己比喻為王粲、孔子,大為感動,遂投錢镠幕府,被任命為州治所在地錢塘縣的縣令。

公元893年9月,原鎮海軍節度使周寶被潤州鎮海軍叛亂驅逐而亡,唐廷任命平定叛軍而據有潤州的錢镠為鎮海軍節度使、浙江西道觀察處置使、潤州刺史,轄浙西潤、常、蘇、睦、湖、杭六州(基本上涵蓋現長三角地區),錢镠一躍成為封疆大吏,為感激朝廷對自己的恩寵,初命沈崧擬謝表。沈崧在謝表中盛贊浙西地區繁華富足,感激唐廷的厚愛。錢镠把沈崧擬的謝表拿給羅隱看,征詢他的意見,羅隱認為如此寫法不可取,因潤州兵變平定后,元氣尚未恢復,浙西數年來戰火不斷,百業凋零,遠非盛唐時代可比。況且現今朝中官員腐敗,“切于賄賂”, 如此謝表,正好給人家提供了貪供索賄的理由。錢镠認為羅隱分析得很有道理,便讓羅隱重新起草。羅隱擬的謝表中稱浙西“天寒而麋鹿常游,日暮而牛羊不下”,錢镠看后很滿意。謝表送達朝廷后,朝中大臣均稱“此羅隱詞也”。

897年,由于錢镠領兵平定在越州(紹興)叛唐稱帝的董昌,朝廷賜錢镠“金書鐵劵”(現藏國家博物館),劵文中免其九死,并加封為鎮海鎮東兩軍節度使、浙江東西道觀察處置營田招討等使、潤州越州刺史,檢校太尉兼中書令,詔命取像圖于凌煙閣。羅隱在代錢镠擬的謝表中寫道:“雖君親屬念,皆云必恕必容,而臣子為心,豈敢傷慈傷愛。謹當日慎一日,戒子戒孫,不敢因此而累恩,不敢乘此而賈禍。”(民國初年此謝表曾在杭州一展會上現身)錢镠先后任命羅隱為從事、給事中、掌書記、節度判官、鎮海節度副使等職,讓他整日在身邊幫助處理政務。熟悉以后羅隱又顯露出愛譏諷的性格,錢镠并不計較,只要說得有道理,便予以采納。當時住在杭州西湖邊的居民不論是否打漁都要每日交納“使宅魚”,民眾頗有怨言。有一天錢镠與羅隱觀賞一幅《磻溪垂釣圖》,錢镠讓羅隱配詩,羅隱題道:“呂望當年展廟謨,直鉤釣國更誰知。若教生在西湖上,也是須供使宅魚。”借題發揮說如果姜太公當世生活在西湖旁,也不得不上交使宅魚,錢镠明白了他的意思,遂下令取消了交納使宅魚的規定。

錢镠與羅隱相處和睦,羅隱常獻言直諫,提出“處君長之位,非不貴矣,雖位力有余,而無德可稱,則其貴不足貴也”,“薄賦斂,省徭役,損一人之愛好,益萬人之性命”(《兩同書》)。錢镠認真聽取,鼓勵農桑,注重生產,取得卓越政績。太湖流域歷來常有水旱災害,錢镠“置都水營使以主水事,號曰撩淺軍,亦謂之撩清;命于太湖旁置撩清卒四部,凡七八千人,常為田事,治河筑堤”(《十國春秋》),使這一帶“一河一浦,皆有堰閘”(《吳郡志》),旱則灌溉,澇則排洪,全改為高產水田。錢塘江流域因潮水兇猛,江面寬廣無比,歷代多次挖土修堤,想擋水造田,屢建屢毀。錢镠決心建造石堤,命人乘退潮時在預定建堤處挖出淤泥,投入大長竹籠,向籠內填滿石塊,兩側并排密密釘下幾丈長的木樁夾緊,在固定好的竹籠上再建起石砌大堤,史上第一次鎖住了錢塘江水。文天祥稱“筑塘射潮,非止一時之保安,實有千年之功德。詢堪百世楷模”。農業發展促進了各業的繁榮,由此境內繁富,太湖流域和錢塘江流域漸成魚米之鄉,蘇州杭州開始被稱為人間天堂。吳越興修水利之事史書有很多記載,近些年出版的《太湖水利技術史》《中國水利史稿》《中國農田水利史》等書均有記述。

公元907年,朱溫篡唐建梁,為拉攏錢镠,封錢镠為吳越王(后加封吳越國王,為十國之一)。羅隱力勸錢镠抗命起兵討梁:“縱無成功,猶可退保杭越,自為東帝,奈何交臂事賊?”(《吳越備史》)。錢镠本以為羅隱在晚唐科場不得志,處處碰壁,對后梁滅唐也許會幸災樂禍,想不到他仍對大唐王朝存此忠心,暗自贊許。但審時度勢,吳越僅十萬兵馬,若遠征攻擊稱霸中原的朱溫數十萬精兵,無疑是以卵擊石。況且強鄰楊行密早就虎視眈眈,曾襲取過潤、常、蘇等州,自己如真率兵北上,這十幾個州的地盤朝夕間就會丟光,退保杭越是書生之談,故未采納羅隱討梁之策。但對接受后梁冊封深以為憾,拒用后梁年號,而用盛唐年號“天寶”,懷念統一強盛的大唐王朝。

羅隱七十多歲時病重,錢镠登門探望,在壁上題詩:“黃河信有澄清日,后世應難繼此才。”對羅隱給予高度評價。羅隱也視錢镠為知己,曾題詩:“深恩重德無言處,廻首浮生淚泫然”《病中上錢尚父》,有人對他這樣名重一時的詩人去投靠販過私鹽出身卑賤的錢镠頗有微詞,羅隱回復:“不是金陵(時指潤州)錢太尉,世間誰肯更容身。”(《寄竇澤處士》)。

晚唐五代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亂世,國土四分五裂,戰爭連綿不斷,百姓流離失所,經濟凋零破敗。短短數十年間,皇帝像走馬燈一樣變換。為爭王權兄弟相殘,父子反目,比比皆是。天災加上人禍,往往造成赤地千里,人煙斷絕,甚至出現“人相食”、“市中賣人肉,斤值錢百”這種駭人聽聞的慘事。在這種兵荒馬亂之年,各割據軍閥都只注重武力爭戰,錢镠卻能重用文臣,在羅隱等人輔佐下,采用守土息兵、保境安民之策,在吳越大力發展經濟,于是“東南水土長生,常賦無虧,歲獲屢登,民亦奠業”,“綾絹綢棉等賤”,“斗米十文”。舊五代史稱,吳越繁榮,“邑屋之繁會,江山之雕麗,實江南之勝概也”。《隋唐五代史綱》記載他發展蠶桑、絲綢、茶葉、棉麻、紡織、煮鹽、開礦、燒瓷器等,由此境內繁富。

錢镠聽取羅隱“務修儉德”的勸諫,為政寬仁,遇災荒施錢糧救濟災民,并設養濟院、難民收容所。公元904年,大雪厚積,民舍多有倒塌,他下令開倉賑濟。929年,連日暴雨洪水成災,他發軍糧三十萬斛以濟。蘇軾謂吳越:“其民老死不識兵戈,四時嬉游,歌鼓之聲相聞”。岳飛贊錢镠:“何以頌之,圣賢豪杰”。錢镠臨終前告誡子孫:“無圖安康逸豫,勿得罪群臣百姓。”“善事中國(指中原朝廷),勿廢臣禮。如真人出,當順之。”他是盼望能有人結束這個亂世,恢復神州的統一。錢镠后人遵其所囑,在趙宋統一進程中,自消國號納土歸宋,是十國中唯一未經戰爭歸順的,促成了大宋的統一。

錢王后裔錢偉長曾說:“錢王當五代亂離之世,猶奉事‘正朔’,其后納土歸宋,不煩干戈,澤被后昆,功垂千秋。”杭州市本世紀初修復錢王祠,重塑錢镠座像,年年祭祀。臨安修建了錢王陵園,將錢王墓列為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羅隱還留下許多與鎮江有關的詩句,如:“病憐京口酒,老怯海門風。”(《北固亭東望寄默師》);“今日朱方平殄后,虎符龍節十三州。”(《獻尚父大王》);“光薄乍迷京口月,影交初轉海門風。”(《甘露寺看雪上周相公》);“綺筵金縷無消息,一陣征帆過海門。”(《金陵思古》);“傞傞江柳欲矜春,鐵甕城邊見故人。”(《京口見李侍郎》);“石羊妙善街,甘露平泉碑。”(《錢塘遇默師憶潤州舊游》);還有《金山僧院》《甘露寺火后》《題潤州妙善前石羊》等。

圖片來自百度百科

責任編輯:阿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篮球明星